周筆暢  

音樂,是她的榔頭,砸開她的捆綁。

音樂,是她的鑰匙,打開她的心門。

音樂,是她的密碼,解開她的隱藏。

 

 

周筆暢

個人第七張專輯

UNLOCK

 

釋放最率性的周筆暢,解禁最真實的周筆暢

 

直面都市人隱秘的愛,揭開他們的愛情傷疤

 

Bibi製作手記

 

1、  RUNNING AWAY

 

  對我來說這是一首“第一耳”好歌,選歌會的時候一聽到就決定要它了。自從上一張《黑·擇·明》開始嘗試搖滾的曲風,我發覺我越來越喜歡上這種風格,也許是因為它最能表達我的態度吧。雖然在很多人眼裡,覺得我是一個很溫和內向的人,但我自己知道我的心裡可是真的住著一頭獅子,哈哈哈,以音樂的方式呐喊,很適合我。邀請葛大為老師作詞也是我的主張,我喜歡他詞裡的力度和率性,因為那離真的我很近。

 

2、  密友

 

  這首歌姍妮最初給它起的名字叫《窗外》,當我看完整首歌詞我覺得也許叫《密友》更合適。並非所有的愛情都能用來分享的,說不出來的苦楚與悔恨,就用音樂來唱出來吧。這其實也是這張專輯我選情歌的主線。秘密藏在心裡,會慢慢變成毒瘤,與其這樣還不如點破,長痛不如短痛。

 

3、  嫉妒

 

  方大同為了幫我製作這首歌,大年初三就開工了,真是超級感謝他的。有了上一張的合作,我和他之間已經有了默契,那就是他很明白我想要的是什麼,還有就是適合我的是什麼。一句題外話,我覺得我和大同性格其實蠻像的。哈哈。這首歌當然還要謝謝的一個人就是李焯雄老師,他是在去度假的飛機上幫我完成這首歌詞的。以鑽進鞋子裡的沙子比喻嫉妒在愛情裡的影響,真是太形象了。

 

4、 

 

  初聽DEMO的時候,我就覺得這首曲太特別太好玩了。雖然周圍的工作人員都說,這首歌改遍成中文詞應該很難唱,但是我卻怎麼能想嘗試一下。我不希望我的音樂風格被釘死,我覺得選這樣的一首歌其實算不上冒險,這只是我想做的一件事情這麼簡單。

 

5、  肋骨

 

  小寒為了這首詞大概改了6、7次,哈哈哈,在大年初一的時候打擾他,真是不好意思了。詞的方向是我個人的想法,好像越長大越發現男人和女人在思想上有太多的不同,因此而產生的誤會和芥蒂唱出來應該會引起不少人的共鳴吧。當看到小寒發過來“肋骨”這個比喻的時候,我就有種被拍醒腦袋的感覺,哈哈哈。也正是因為很喜歡,我再一次否決了工作人員認為以《肋骨》為題太冰冷血腥的建議,堅持保留這個歌名。搞得周圍的人都說,每次開製作會議的時候,是我最“周老闆”的時候,哈哈哈。

 

6、  標本

 

  姍妮在這張專輯裡給我寫的第二首歌詞,我記得那天晚上她發完歌詞郵件給我後,還給我短信留言說,她還蠻有把握的。果然,她很瞭解我,嘿嘿。我討厭被束縛,我討厭被定義,她知道我的小魔鬼時常要跑出,她知道我的任性是因為堅持什麼。我很希望借由這些歌來讓大家瞭解真實的我到底是怎樣的,這也是UNLOCK真正釋放的東西吧。

 

7、  自得其樂

 

  我的周圍總是會有很多聲音,來自歌迷、來自媒體、來自陌生人,有褒揚有謾駡,坦白說,我沒有成熟到可以置之不理毫不在乎,通常我都選擇沉默,因為無從辯解,也無需辯解,我早就知道這是成名的代價。而我能做的只有學會自己讓自己快樂,並且勿忘初心。我想,這首歌便是我對周遭是非紛擾的回應。

 

8、  最美的時光

 

  就整張專輯而言,它是一首特別的歌。特別之處在於那裡面的“我”不是我,而“你”卻是我。幾乎每天都會收到筆親的來信,其實與大家想像中的不同,很多時候他們在信裡和我說的最多的不是他們有多喜歡我,而是把我當成一個朋友一樣與我分享他們的生活,這樣一種溫暖而被信任的感覺,我很喜歡。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有了要做這樣一首歌的想法,以他們的角度出發,來記錄和我有關的時光,于我,於他們都是一種青春的紀念吧。

 

9、  何必

 

  以“何必呢”類似的話語來結束一段感情,大概是最無奈的方式吧。一直以來我都喜歡直接,可能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個性,在看周圍的朋友遇到類似的狀況,才會有這樣的感悟。好聚好散,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正是因為在感情裡投入過,才會有這樣那樣的委婉和開不了口。可是,通過這首歌,我希望表達的潛臺詞是,痛快收場是彼此能對這段感情做的最後也是最正面的努力。

 

10、           晚安的話

 

  為了選這首歌,我差點和工作人員吵起來,沒錯,這首歌的流行度很低,但是一直以來我都不覺得我需要向“流行”妥協,因為那不是音樂的評判標準。我甚至提議自己寫這首詞,以此方式強烈表達我的喜好和堅持。通常來說,我真的算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對著鏡頭說些撫慰人心的話,在我看來完全就是矯情,我怎麼也開不了口。可是,有了音樂這個載體,我發覺自己可以變得些許“肉麻”起來。我果真是唱的比說的好啊,哈哈哈。

 

11、           花樽與花   《密友》的粵語版

 

  這首歌是《密友》的粵語版,作詞人是林夕老師。我私心地希望熟悉的粵語詞能讓林夕老師賦予這首歌更多的東西。事實上,我又一次好運了。花瓶與花的微妙關係,是歸宿卻也是離別。雖然這首歌的有些粵語發音還挺難的,在錄音的時候我甚至一度覺得自己不會唱粵語歌了,但是能得到這樣的一首好歌,真的算是一個很好的礼物。

 

 

寫在最前面的話。

 

周筆暢自己說。

 

平均一年一張專輯的速度慢了。

 

小7讓你等得有些久。

 

其實,有段日子,我也開始著急。

 

怕等待辜負期待。

 

也怕冀望淪為失望。

 

好在,現在她總算來了。

 

以我喜歡的樣子出現,充滿著對於你們陌生,置於我卻熟悉的神情。

 

我想,她很像我。

 

 

 

我給她取名“UNLOCK”。

 

當然,她不會這麼輕而易舉地讓你們破解。

 

多給她一點時間,也多給她一點愛。

 

我希望最後她也是你們喜歡的樣子。

 

如果,你們覺得她其實和我有點不像,我想,我也會很開心。

 

因為,通過她你們又多瞭解了我一些。

 

 

 

 

 

盛名之下,蟄伏沉澱,放慢行走娛樂圈

 

自我對話,敢於取捨,加速奔跑找自己

 

守望兩年,不負期待

 

NOW,SHE IS BACK

 

 

 

2013年4月,華語樂壇即將迎來了其蛇年的第一次重磅發聲。 作為唯一一名囊括內地流行樂最權威四大榜——“音樂風雲榜”、“音樂之聲TOP排行榜”、“東方風雲榜”、“中國原創音樂流行榜”大滿貫的歌後,周筆暢的個人第七張專輯終於在萬千期待下漸漸展露出她耀人的鋒芒。

 

距離上一張專輯《黑·擇·明》發行差不多一年半的時間,似乎在樂壇消失的周筆暢其實一刻都未停下。成立個人工作室“BEGINS”,簽約新東家“樂華娛樂”,繼續中央電視臺大型公益歌會“夢想合唱團”第二季,還有不下10次的旅行體驗,用周筆暢自己的話來說:“過去的這段日子,我放慢了腳步在娛樂圈行走,卻又加快了步伐在外面的世界奔跑著尋找自己。每個人都會在某個階段需要這樣的調整,我在2012年的時候碰上,我和自己說要隨遇而安,因為任何的考驗都是機會,就好像這一次,我更看清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該堅持什麼,又該放棄什麼?所以,當一切下定決心,我真的沒什麼好怕的。”

 

正是基於近兩年的積澱,再次回歸樂壇的周筆暢無需掩飾她的企圖心,“不再是別人覺得我適合唱什麼我就唱什麼,而是我想要唱什麼我才唱什麼。我相信那樣的周筆暢更好。”

 

 

 

周小孩or周老闆?

 

沒有人比周筆暢更瞭解周筆暢

 

也沒有人比周筆暢更有可能超越周筆暢

 

 

 

八年的樂壇打拼,六張音樂成績單,無數的獎項肯定,還有數以百萬計的歌迷支持,周筆暢坦言現如今每一次發新專輯都會給她莫大的壓力:比起怕等待辜負期待,我更怕一成不變和重複過去。

 

與自己競賽,是周筆暢一直在做的事情。所以,在過去近500天的日夜輪回裡,周筆暢雖然放緩了她出唱片的速度,但是她並沒有就此延後她籌備第七張專輯的計畫,相反她花更多的時間去構思專輯方向,聽比以往多出2倍的DEMO,親自去和她欣賞的音樂人交流溝通……她慢慢開始放下單純的歌手身份,而是真的是讓“BEGINS工作室”老闆的頭銜名符其實。“既然想要把最真的自己放出來,那還有誰比我更瞭解周筆暢。”外人眼裡總是溫和謙遜甚至有點含羞的筆筆,內心其實住著一隻霸氣的獅子,一如她的星座,“我的音樂代表我的態度,我需要感同身受,雖然以前我也會表達我的想法,但是這一次更徹底,那樣做其實很爽,哈哈。”

 

《RUNNING AWAY》就在這樣的背景下,作為周筆暢第七張個人專輯的首波主打“千呼萬喚始出來”。率性搖滾曲風搭配充滿個性主張的歌詞,以《RUNNING AWAY》為序,周筆暢正式吹響她再次征服華語樂壇的號角。

 

 

 

不是《黑蘋果》的姐妹篇

 

也不是《走》的升級版

 

戴上標誌性眼鏡,恢復到最舒服的狀態唱歌,

 

周筆暢以音樂的方式重新介紹自己

 

 

 

有別于上張專輯《黑·擇·明》所強調的“黑抒情V.S.白搖滾”衝擊性的對立撞擊,周筆暢這次所呈現的音樂風格和視覺效果都更具人文色彩和個人態度。“如果要我總結,這一年來我在音樂上的最大改變,我想,那就是我所要的態度變得更積極了。《黑蘋果》承載了我性格裡叛逆甚至尖銳的一面,因為那個時期的我急切地想要丟掉“可愛”的字眼,於是選擇那樣的方式正名。但是,現在我終於明白,真正的搖滾精神不是批判錯的,而是宣揚對的。這也是《RUNNING AWAY》置於我乃至整張專輯的意義所在。”

 

   去年年底,周筆暢推出她成立工作室後的第一首單曲《走》,輕快的曲風,積極的歌詞,還有清新的形象,令外界眼前一亮,卻也頗受爭議,因為這與金牌大風時期摘下黑框眼鏡、穿起高跟鞋的周筆暢大相徑庭。“這是我個人的堅持,我希望回歸到能讓我最舒服唱歌的狀態。這也是我當了自己老闆後,給自己最大的一個福利。哈哈。”眼鏡曾是周筆暢的標誌,當初她摘下,是為了改變,如今她又重新戴上,是因為成長。“話題固然重要,但我更看重,也更相信音樂本質。既然世事難兩全,我為何不讓我更像我一點?!”

 

    都說歌如其人,毫無疑問,《RUNNING AWAY》會是現在的周筆暢最好的寫照:自信、灑脫、勇敢、率性。以音樂的方式重新介紹自己,周筆暢這一次做得很徹底。

 

 

 

 

 

梁翹柏與周筆暢再續音樂前緣

 

搖滾+電子神奇碰撞 打破常規衝破束縛

 

慵懶唱腔你從未曾聽過 自在隨性為青春呐喊

 

 

 

如果要問周筆暢構思這張專輯時,第一個在她腦海中出現的人是誰?那答案毫無疑問是“梁翹柏”。作為華語樂壇首屈一指的資深製作人,梁翹柏與眾多天王天后級歌手合作過,王菲、陳奕迅、李克勤、容祖兒……不甚枚舉。而周筆暢和他的淵源則要追溯到筆筆剛出道的時期,“可以說梁翹柏是我接觸到的第一批製作人,那時候的我什麼都不懂,一到錄音室就緊張,唱歌只重視技巧,對於什麼聲音表情、什麼情感把控完全沒概念。好在那個時候梁翹柏在,他真的教了我很多。”正是因為梁翹柏見過那個最青澀的周筆暢,所以在筆筆的心目中,他就此也成了那個最能讓她安心的人。有個小細節分享,筆筆稱呼梁翹柏是直呼其名的,不加“老師”、也沒有“哥”的尾碼,除了因為彼此的熟絡,最主要的還因為他們有音樂人之間互相欣賞互相認同的情誼在。“雖然在這之前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合作過了,但是他一直都有在聽我的歌,我也在關注他做的東西。我們會時常聊天,分享彼此的看法,我想他會比其他人更知道什麼是我想要,並且什麼是最適合我的。”

 

周筆暢對梁翹柏的信任除了源於多年交情,更主要還來自他的專業本身,“他的音樂類型很多樣,他不停地在創新在改變,我想他一定能豐富我的音樂可能性。”《RUNNING AWAY》無疑印證了筆筆的期待。梁翹柏大膽減弱原曲中重金屬的元素,增加電子感,營造出超乎想像的獨特音樂環境。激昂熱血的搖滾碰撞冰冷充滿數碼感的電子樂,對立卻極具破壞力,好似一道閃電,擊毀常態認知,打破束縛捆綁,把歌曲想要表達的精神透過音樂一擊即中聽者的心。

 

並非只有大聲嘶吼才是搖滾,並非只有耍酷憤怒才是搖滾,一直都很會唱歌的周筆暢也賦予了《RUNNING AWAY》有別於通常搖滾歌曲的新唱法新風格:咋一聽有些慵懶的嗓音,特別處理的拉長尾音,還有完全摒棄炫技高音……周筆暢忍不住的反叛因數終於還是跑出來了,可是以這樣的方式“囂張”,卻讓梁翹柏很驚喜,“筆筆真的成長了很多,不只是聲音的表現力,還有唱歌的技巧之類的,最開心的是我看到了她對自己認知的進步,她懂自己,而且能夠駕馭自己。我想目前華語的音樂圈,能做到像她這樣的,真是少之又少。”

 

 

 

只重音樂品質,不迷信大牌

 

力邀法國新銳音樂人Franck Fossey量身定做

 

暢快曲風如有振奮魔力,喚醒周筆暢的不安分基因

 

 

 

Franck Fossey是周筆暢平日就一直在關注的新銳音樂人,“我也是透過網路知道他的,他的音樂層次很豐富,有新意、有技巧,總有種不可思議的活力,不會讓聽者覺得沉悶,我想這就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吧。”只重視音樂品質,而並不迷信大牌的周筆暢,因此請公司出面向他發出邀約,沒想到收到的歌令整個團隊都為之一振。

 

周筆暢直言《RUNNING AWAY》是一首“第一耳好歌”,“自從上一張《黑·擇·明》開始嘗試搖滾的曲風,我發覺我越來越喜歡上這種風格,也許是因為我的內心積蓄了太多的東西,需要借助搖滾的呐喊釋放出來吧。我很明確地知道我想要的搖滾類型是哪種,我喜歡酣暢淋漓,我喜歡給勁,當我第一次聽到這個demo,我就說:是它了。”

 

好的旋律會讓聽者有畫面感,而專屬於這首歌的影像就是“一直一直不停歇不回頭的奔跑。”對於音樂,周筆暢是一個很果斷的人,她也很相信自己的感覺,“這首曲有種讓人振奮的魔力,想要蠢蠢欲動,想要去外面的世界。”毫無疑問,這首歌正中周筆暢下懷,因為她喚醒了筆筆骨子不安分的基因,勇敢去冒險,無論是旅行還是做音樂。

 

 

 

絕對相信,周筆暢自請葛大為再度合作

 

一字未改,錄唱前刻收到歌詞全員通過

 

勇敢推翻昨日存在,音樂旅程勇往直前

 

筆式搖滾正式升級,率性主張一觸即發

 

 

 

基於之前《黑蘋果》的良好合作,在周筆暢的心目中,葛大為是當今華語樂壇中最能表達歌手態度的作詞人之一。“找葛大為老師約詞,也是我的主張,我把我對這首曲的想法發Email給他,間中我還給他打了電話,強調我希望突出的精神。我很確信他會寫出很棒的詞來。”

 

歌手親自與作詞人溝通,其實就華語音樂圈來說,並不多見,更何況那個人還是周筆暢。葛大為後來自己也說,當接到筆筆電話的時候,他也很驚訝,“我完全沒想到她對於自己音樂的在乎程度會這麼高,她很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表達能力很強,這是一通很有效率的電話,因為掛了電話,我的靈感就來了。”

 

當葛大為把完整的歌詞發送出的時候,距離周筆暢錄這首歌只有一個小時了。“我們當時都快急瘋了,錄音開天窗是很可怕的事情,更何況這首歌還是我們初定的主打歌曲,可想而知,我們會多不安。反倒是筆筆一直在讓我們別擔心,因為她絕對相信葛大為不會讓她失望。”工作人員回憶道,“那時的周筆暢真的很有老闆風範,她的狀態常常會影響到周圍人,因此當看她這麼篤定的時候,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亂著急。”

 

果然,周筆暢的相信沒有錯。無需華麗的詞藻,簡潔直白的文字有時更有力量。以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為出發點,葛大為抓住筆筆骨子裡率性勇敢的性格特點,三言兩語即點出“年輕何怕失敗;年輕何懼冒險”的主旨。從《黑蘋果》到《RUNNING AWAY》,葛大為用歌詞記錄了周筆暢的改變:不再一味反叛,而是更積極地向平庸挑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群峰聯創國際 的頭像
群峰聯創國際

群峰聯創國際

群峰聯創國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